ALEX_ANDER

【柒七/侏罗纪世界AU】饲养员还没辞职简直就是奇迹

柒七+迅猛龙=双倍的可爱!

被塞狗粮塞到死亡的饲养员视角。

ooc,渣成小飞鸡


饲养员还没辞职简直就是奇迹

小鸡岛有一群恐龙。

我是其中的一个饲养员,养迅猛龙的。

然而这个岛上就只有那么两只常驻迅猛龙,还是玄武岛一个不小心弄过来的,后来养着养着两位祖宗就不高兴走了,在小鸡岛上蹭吃蹭喝活得那叫个滋润。

一只迅猛龙叫柒,打遍天下无敌手,把隔壁围栏的霸王龙都踩在爪子底下逼它求饶,算是小鸡岛一霸。另一只叫伍六七,作为一只迅猛龙,它的战斗力很迷,经常和一只不知道哪里来的蓝色似鸡龙混在一起。

两只迅猛龙都各有特色,虽然游客死活看不出区别,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两只迅猛龙相当容易分辨:柒的皮肤有点偏紫,而伍六七的头上有三块肉瘤微微隆起来,肤色也比较淡。

另外就是气质的差别——这么说可能有点不靠谱,不过这两只之间还有气质上的差别,柒在常人面前是高冷款的,在熟人面前才显露出闷骚的内在,而伍六七则是彻底的2B青年,为了我的牛杂不惜牺牲节操(不过每次和柒吃到牛杂的时候伍六七的眼神就好像我把它的贞操怎么的了一样)。

没错这两家伙喜欢吃牛杂,尤其是牛肚。

还一定是要熟的。

我对它们的不符合常理的饮食习惯表示相当的淡定,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亲爱的吴博士和李嘉杰博士不会打瞌睡对吧?

起码也可以保证祖宗不会一时兴起吃了我。

回归正题,要说这两只迅猛龙为什么会喜欢牛杂可能还是我的锅。

那次我嘴里还叼着一纸盒牛杂正在检查系统,而我的牛杂就真的掉了下去。

被伍六七接了个正好。

当我在想如何用小饼干和麻辣烫和伍六七交换的时候,柒和伍六七努力研究了一番这个纸盒子,然后你让我一块我喂你一块的把牛杂全部吃完了。中途我想把纸盒拿回来还遭到了柒的爪子与利齿威胁。

之后两个祖宗就开始想尽一切办法从我这里要牛杂,最后搞得爱吃牛杂的迅猛龙成为网红,从此专门有拨款让这两个祖宗天天吃牛杂,天天吃着你让我一块我喂你一口的卿卿我我的闪瞎我的单身狗狗眼的多加牛肚少加牛肺的牛杂。

活着可真特么心累。

隔壁经常来串门的那只似鸡龙叫鸡大保,不知道为什么能和两只凶残的肉食性迅猛龙处的无比和谐,有的时候还会和伍六七抢牛杂吃。(被抢了牛杂的伍六七经常会跑去找柒撒娇,然后柒就会亮出利爪强迫我自掏腰包给伍六七再买一碗牛杂)

还有一只在放养区里无比活跃的一只迅猛龙叫梅花十三,据说是玄武岛的品种,在小鸡岛上也算岛上一姐。
每天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到处找饲养员和研究人员的碴,还谋杀了当年基因组的李嘉杰博士(到现在还没有被抓住也是奇了个怪)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小鸡岛的人员构成,比如说以李嘉杰为代表的一群科学怪人,以江主任为代表的一群纪律委员,以及以我为代表的可怜的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饲养员。(经常要冒着被柒用爪子威胁我的危险)

科学怪人就自不必说,处于工资链最上层,但是经常要冒着被恐龙谋杀的危险。(至于为什么谋杀……这至今是一个迷)

江主任是最讨厌这群恐龙的,不过也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最激进的一次是烧掉了一只中年油腻老龙的合法藏品,最后还被伍六七阻止了。

像我这样的饲养员是工资最低,危险系数仅次于科学怪人的职业,还好比较稳定,因为恐龙一般会认准一个饲养员,很难更替。

柒和伍六七是一个意外,他们两个好像因为之前那个管理人员而受了伤,于是就赖在这里死活不愿意回去了,我打赌只要天天有牛杂,怎么给它们换饲养员都可以。

然而领导目前为止没有想要找人换掉我的打算,于是在我第N次递交调职申请被拒绝的时候,我觉得我可以认真考虑一下辞职了。(让这两只迅猛龙撒得狗粮都见鬼去吧)

今天的我没有辞职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END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篇柒七,以后就不会再写任何cp向的了。(写了也没人看)

柒七和米英是我唯一写过的正经沙雕的非官方爱情向(虽然没有什么人看)但是最近的圈子就是这么乱,一群ky的纷争(手动再见)以及各位喜欢的太太的退圈或半退圈……我看着都心累。

本来我希望住在首席对门这个柒哥个人向段子集能写到七八个节点(预想中起码也要和房东先生那样长),但是似乎不太可能了(官方各种打脸),柒七向的又因为最近关于tag的纷争而完全没有动力……

所以这就是一个半退圈状态的写手的目前为止最后的柒七(我真tm希望我能自打自脸)

再说一句,我要回ac圈了,这里有同好么?比如说同为刺客的外国人和说广普的刺客和死活不说中文的中国刺客的故事什么的……

废话比正文长系列

部分ChinaJoy day6返图,一趟下来基本上快瘫了……

【aph/1984世界观/米英(大约)】革命前一秒(私设如山)

我都已经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亚蒂了…

ooc到无法自拔,标题与文章只有半毛钱关系。

第一次看奥威尔的小说是在小学,从那时起就对一九八四的结局耿耿于怀,然后现在就真的自己写了。 背景大约就是革命的爆发,我希望写一个漂亮的结局,虽然奥威尔的世界并非如此。

文笔渣,有原著人物出场。

1) 亚瑟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思考什么了。

那个自称为奥布莱恩(鬼知道干他们这行的得有多少个名字)的人热衷于一个人扮演红脸白脸。

说实话这招要是放在隔壁房间的那个叫史密斯的家伙身上估计还有那么一点点功效,然而他面对的是比英社老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大/英/帝/国先生,就算前胸后背都被扎上一刀依然能擦擦伤口和弗朗西斯从印/度撕到美洲大陆的大/英/帝/国,即使这家伙把王耀家的变脸都学会了也甭想把他心里的上下千年的机密套出来。

放在平时亚瑟可能已经被提到101室了,可惜亚瑟没有留下任何把柄以供这群以奥布莱恩为首的白大褂变态加以利用。

此时奥布莱恩丝毫不慌稳如老狗,吊儿郎当地叼着个胜利香烟(搞什么,内党也穷得要抽劣质烟草末了吗?),似笑非笑地往这边时不时瞟一眼,然后继续操作他的工作台。

亚瑟也乐得清闲,干脆冷笑一声放任自己往后一靠,闭上眼睛把并不友爱的友爱部的白惨惨的灯光想象成加勒比海(不知道现在她是不是还叫这个名)的阳光。

自己可能老了,老了就喜欢回忆什么以前的故事。

活见鬼,亚瑟想到了自己的不列颠尼亚号,于是思维更加发散,她可真是个美人,对吧?

那个时候阿尔刚刚出生,还是个肤色有点深的小孩子,每天都缠着自己要这要那。再长大一点就不是很听话了,有一次还操着一口纽约腔趁自己和基尔伯特掐架的时候和某个爱在雷雨天放风筝的家伙学了一口凡尔赛法语,气的亚瑟和阿尔大吵一架,牛津英语和纽约腔杂在一起把隔壁一百美刀先生吓得摔了手里的的莱顿瓶。

往后面的事亚瑟并不想回忆,但是对比眼下如此场景,亚瑟宁愿回到福吉谷对着阿尔冷嘲热讽,或者再往前面一点……总而言之那个时候起码还能看到阿尔弗雷德那个八嘎的脸,而在这里只有一个(一群)长得只有他妈妈会爱的家伙。

然后奥布莱恩终于打断了亚瑟毫无目的回忆,他冷酷地盯着仪表盘,然后坚决的把标着一个奇形怪状的单词(“我绝对不会承认那是英语,或者那是拉丁字母。”)的操作杆推上一格。

又来了,亚瑟面无表情的弓着背。

电流使他喘不上气来,他很快发现窒息感纯粹是在自顾自地刷存在感,国家先生明显不需要呼吸,但是巨大的疼痛还是使他几乎痛的哭出来。当年被火炮正面砸的那一下都没有这么痛。

电刑之后就是亚瑟不想描述的一堆惨无人道的刑罚,比起来让多少年前的宗教法庭都显得略有逊色。

“这是几根手指?”

亚瑟死命盯着那几根几乎要抖出影分身的戴着肮脏的白手套的手指,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四根。”

“有几根?”

加大的电流几乎让亚瑟休克,但亚瑟并不打算松口:“F_O_U_R,four!”

也许屈服一下会让亚瑟不用受那么多苦,但是亚瑟知道那些这么做的人的结果,看看隔壁的史密斯——他们,那些普通人可以那么做,可以让自己失去思想,但是亚瑟不可以。

“没听到么?你个蠢货!四根!还是你的该死的老大哥没有告诉你怎么数数?!”

奥布莱恩把操纵杆直接推到了最上面,“我伸出了五根手指。”他假情假意地微笑,“你的思想需要老大哥的改造。”

“见你的鬼去吧!”亚瑟只来得及说那么一句话就整个人皱了起来,他入狱时特意换的的绿色衬衫已经湿的可以滴水。

奥布莱恩毫不留情,那亚瑟也绝不以德报怨,等到电流带来的痛苦稍稍能够适应他就把在加勒比海上学到的所有最恶毒的诅咒推到了奥布莱恩和他亲爱的老大哥身上。

“很可惜。”奥布莱恩说:“你的脏话不会对老大哥的正确造成任何影响。”

“正确?”亚瑟冷笑,“不可能!”

“因为你是错的,”奥布莱恩说,“所以你们需要证明没有人是可以完全正确的。”

“如果我的思想有问题,那么整个英伦三岛的人都是傻子。”亚瑟努力的使自己的表情轻蔑一点,“包括你和你的老大哥——说你是傻子你还不信,难道你没看到电已经停了吗?”

傻子先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抬手想把门锁上——显然已经晚了,明晃晃的刺刀穿透了他的胸口,在看不出本色的白大褂上涌出一朵肮脏的血花。

“Agree with you,dear!”在奥布莱恩身后的阿尔松开手,把他扔到走廊任由他人虐待他的尸体,“HERO IS COMING!”

“你个小混蛋管他干什么?”亚瑟浑身卸了力,“过来把束缚带解开!”

阿尔“哦”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拔了奥布莱恩身上的刺刀过来割束缚带,“亚瑟我想你了。”

亚瑟被阿尔抱着,少有地没有挣开,然后勉为其难地回了一句:“我也挺想你的。”只有一点点的时间在想你,只有一点点,真的。

END



【柒七/刺客伍六七】住在首席夫夫对门的日常

正式开始写柒七啦,正常向和cp向的标题有差别注意避雷。

只是超级短的试发

雷者建议屏蔽tag。

避免天雷,从打tag做起(不

ooc,渣


住在首席夫夫对门的日常

1)
这个世界玄幻了。

估计组织看不惯我们这么闲,于是开始派各种各样的任务,还都是那种没个十天半个月完不了事的蹲点任务,
以让所有刺客全部中暑为目的。

当然首席明显不需要做这种刷经验的日常,干脆的空调一打,顺便搬空了我的游戏碟,继续当他的死宅。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好在任务完了以后就是假期,特别美好的那种。

2)

我想错了。

大错特错。

我看到了惊悚的一幕。

首席拖着另一个长得和首席一模一样的三撮毛在街上引人注目。三撮毛鬼哭狼嚎,吓得隔壁家小鬼都不敢出大院。

我觉得我要被吓傻了。

我现在投奔斯坦国还来得及吗?在线等,挺急的。

3)
首席经过我的时候无视了三撮毛的鬼哭狼嚎。

“后面有一个跟踪的,帮忙解决了。”

这不太符合这祖宗的设定。

我边把人形垃圾交给扫地大爷边想。

4)

在院子门口我捡到一个红本本,是结婚证。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噩梦成真。

为什么我出个差才几个月我的邻居就有对象还把证扯了?

还没请我喝喜酒!

5)

我现在知道三撮毛的名字了,叫伍六七。

让人不禁感叹为啥同样长着一张脸咋差别这么大呢?

伍六七的人还(很)不错,起码,起码不会像某个首席刺客一样拿我的游戏。

不过伍六七的游戏水平明显比首席好多了,再也不怕失去同步了(不)

6)

每天晚上这小两口都会因为手柄的归属问题而发生一些结局非常惨♂痛的打情骂俏。

着该让人怎么办?

让没有(男)女朋友的我怎么办?

连隔音墙都救不了我了。

我需要一个心理医生,急。

tbc

【柒哥个人向】住在首席对门的日常

大家好我又来沙雕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掰千刃碎片这个梗似乎有点眼熟。

再不产点东西我就真的会变成一只咸鱼。

ooc且短小剧毒

住在首席对门的日常

1、

作为一个在刺客排行榜上已经没有名字的高级刺客,我是真的很闲。

住在我对门的那个大名鼎鼎的首席,他也超级闲。

当我慢悠悠晃出家门正在思考没有任务的未来几天都吃什么的时候,我看见(据传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首席蹲在院墙上,嘴角荡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为何这么笑这个问题…是因为在我跨出院门的那一刹那看见了一群超级正点的大妹子。

出息。

于是我决定在门口打包两碗牛杂,回家在屋顶上开饭。

至于为什么是两份…毕竟看风景看到兴起突然被踹下来也不太好。



2、
真的是闲成榨菜。

首席在院子里玩千刃,什么东西的破碎声不绝于耳。

不知道干什么的我盯着一二三四五六刷的游戏凝噎无语。

游戏玩完了怎么办?买买买。

我权衡再三还是翻了墙,面对满院子乱飞的千刃我选择保卫我的生命健康。

当我拎着袋子晃晃悠悠从商场里回来的时候,我一眼就瞅见了八百米开外首席穿着便装拎着个袋子。

“一起联机?”

这个问题不是我问的。

开玩笑!这可是首席刺客要和你联机!以后这也是朋友圈资本知道吗?!



3、

我后悔了,真的。

我不应该作死。

“woc!柒哥我求你不要往前冲了!用用烟雾弹好不好?!这是个法国人不是你想的那个印第安人!潜行!这个游戏的标签是潜行!”

在第无数次失败后我认真的和首席思考了一会儿。

“今天晚上吃什么?”

“嗯…叫外卖?”

“哦。”首席开始掰千刃,“今天吃哪家?”

“街拐角的?”

“那家角度不太好控制,晚上人太多。”

“换哪家呢?对了,现在几点?”

“四点。”

“……”

今天还是好闲。





end

ooc成小飞鸡

个人认为柒哥和伍六七的性格(起码是内在)不会相差太大,所以想写一个居家的可爱柒哥,不太会玩游戏的那种。(想看大佬画画)

【AC/二战背景】肯威家书

被老手机折磨到发疯,不要在意格式。

短小并且ooc,语无伦次没有逻辑

父亲:
      
       
        见字如面

距离我写上一封信来已经过了很久了,我们到现在才有时间驻扎下来写一封完整的信。在这边一切都好,华盛顿那边的补给系统终于反应过来给我们配备了靴子,虽然这些该死的皮鞋还没有我自己做的保暖。

我无法准确描述我到底在哪里,大约在欧洲,我只知道上司们叫这里“X地”。这里天气一点儿也不像父亲您所描述的那么风和日丽,每天都在下雨,地上全是积水,连鞋子都泡松了(我那只靴子被烂泥粘掉了底)。

德国人的飞机没有那么频繁了,长官开始允许士兵抽烟,刚开始空袭的那会儿我手下的兵因为不能生篝火闹得差点兵变。虽然我不抽烟,但是我还是很高兴他们终于有点东西振奋精神了(这样他们就不会天天找茬打架了)。好彩香烟是发到的补给香烟中最多的,我无数次告诉后勤不要给我发烟草香烟一类的东西,可是他们依然孜孜不倦地给我一堆,搞得隔壁小队都以为我的士兵都有什么特殊待遇。

在前线是真的很无聊,目前最新的杂志是四个月前的《波士顿邮报:精选版》。但是上面的东西很无聊,其实我们最喜欢的是您最讨厌的广告,所以我希望父亲您可以寄一些看的和吃的过来。我们的后勤总是专注于热咖啡而忘记给我们烧热水。我已经要被巧克力棒粘糊糊的质感腻的窒息了(但是我很喜欢女子后勤队的可可,不知道为什么有几个女孩子会愿意给我很多的速溶可可粉,虽然它们味道不怎么好但是有聊胜于无)。

我希望家里的花园安然无恙,记得有一次脱脱把整个花园都翻了一遍【私设是肯威家的狗】,园丁气的差点昏过去,而我跑遍了整个纽约去找长势差不多的杜鹃。我们这里除了树就是草,我开始想绣球花和猪牙草了。

另外我不在的时候请不要随意的进厨房,邻居太太很乐意给您做饭,所以务必替国家节省厨房建材。也别给脱脱喂奇怪的东西,上次它差一点被您做的果酱(如果一坨糖浆也能叫果酱的话)呛死。

马上要集合了,就写到这里,请代替我向爷爷问好(他原来那个地址好像又不能用了)。

your son Connor

                                                                    19xx年x月xx日

【AC】他们(众神)在干什么(微美国众神AU)

放个(中二到爆炸)的设定。

写不写……看热度……(像我这样没人催就不写的人emm……)


阿泰尔:知识与信仰之神

艾吉奥:复仇与爱情之神

爱德华:航海与黄金之神

海尔森:(不好意思我是真的想不出来

谢伊:叛变与北方之神

康纳:狩猎与狼之神

亚诺:自由与玫瑰之神

油炸姐弟:火药与钢铁之神

巴耶克:起源与鹰之神

戴斯蒙:记忆与历史之神



可以说是我的中二病幻想之结果了,就算有了燃到不行的设定我最多也就写写小学生文笔的日常……

沉迷鳕鱼无法自拔

【柒哥个人向】住在首席刺客对门的注意事项

活动之前来个复健。
巨ooc的不知道哪个人的第一人称,私设多得令人不适。
不要在意那个“我”是谁,设定大约是很不凑巧和柒哥分到一个院子的高级刺客吧……
考据和人设是不存在的。

文笔渣成小飞鸡



住在首席刺客对门的注意事项

不要以为和首席住对门是好事。
干刺客的风险已经很大了,我觉得我还能再活久一点 。
想当年我刚刚抽到这个院子的时候也和那群新人一样激动的不能自己,后来发现都是浮云。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首先你必须要注意生命安全。首席总能引来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家伙每天晚上“吧唧吧唧”地踩屋顶,踩的还是我家屋顶。光这一点就很让人神经衰弱了,要知道高级刺客们通常而言都有一点失眠,听到这种声音简直让人有种把屋顶掀球了的冲动。(一般这种爬屋顶还有声音的结局只有一个,被我或千刃恁死然后扔大街上)

最可气的就是总有几个脑袋瓦特了的搞偷袭搞到我这边的房梁上(这智商还刺杀首席刺客?见他的鬼去吧),每次睁开眼就看到房顶上蹲着个长得只有他妈妈才会爱的家伙,这生活还真特么难过。(当然蹲房梁的结局也是被扔到大街等着大爷来收尸,搞得这个院子的扫地费都高了三块钱)我都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面对这些奇形怪状的家伙的。(他不想吐么?反正我想。)

另外说明一下,当官方刺客的,尤其是高级刺客,一般来说也就整天当个死宅了,世界上没有那么多有钱人请得起高级刺客(有这钱还不如买个小导弹轰过去,比刺客有效率多了),也没有那么多首脑要刺杀,因此高级刺客都是很闲的,更不要提对门的首席了(不过要是他手痒私接任务攒私房钱就不管我的事了,反正我看他是挺闲的。)

刺客闲了以后干什么呢?干的其实和你们差不多,看书泡妞打游戏。
有的时候会加上钻研技术性问题。
就比如说首席刺客爱干的是把千刃掰碎了在院子里面欺负稻草人。
这个时候在院子里面的人除了他本人以外负伤或死亡率极高,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上一个住户就是这么壮烈牺牲的。(当然不是直接戳死的,而是这哥们肩膀受伤以后对首席怀恨在心,偷袭的时候被反杀了)
如果你乖乖待在屋子里面,那么谨防这位祖宗玩嗨,如果玩脱线了,你就得更换院子里所有的易碎品。而且这个是不报销的。(有一次直接花了我一个月的津贴)

如果首席只是待在屋子里面打游戏或者看书玩剪刀的话你就安全了,通常要是祖宗高兴了就出门去难吃的和(哔_)一样的食堂吃个饭,不高兴就叫外卖。

叫外卖的方式也非常特别,非常符合一个首席刺客的气质:首先写一个便条,然后从千刃上面掰一个碎片插上,往院子外面一扔。
非常方便,三十分钟必到。
比蜂鸟都准时。
所以有的时候我都会蹭一下。

另外我发现,原来这家伙也是会做饭的。
虽然他不愿意自己做,经常来蹭我的。
那场面我描述不出来,你能想象首席的死鱼眼杀气腾腾的盯着你……手中的盘子的场景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祖宗还是平易近人的……个鬼嘞。

……
复健作品,渣成汪疯。
充满了对柒哥的臆想,突然觉得柒哥面无表情搓手柄的样子一定很帅 。
ww

好端端的阿七被我画成了(哔----)
写手日常复健。
起因在于考试的时候闲的无聊从口袋里找到的一张废纸……



放假啦!正式开始挖坑啦!
沙雕第一人称文风又蠢蠢欲动啦!

每一个写手都有一颗画手的心,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渣…
在期末复习课上的瞎画